她老公在上面牛牛我偷偷进了她的屋 - 插插插综合网

紧急通知: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,将 814ee.com 加入收藏夹!

万事开头难。不晓得那次是怎么了,我记得你给我发的那条短信。我那么相信你,对你也还可以,你为什么要伤害我...
十月的么一天,老板带了很多人回来,有些是我们见过的,有些确实第一次来,我知道今天他们要在这里吃饭。那时我们还在做事,老板和他的几个朋友就在那里打牌(斗地主),一直玩到晚上七点多了。我们的事也做完了,由于是一个私人企业,在家的人不是很多,我们几个一起帮这霞姐做饭,差不多到8点左右开始吃饭。也许是工作了一天,霞姐比较累了。,没有上桌,在边上剩了碗饭,吃了就上去休息了,我们一般男人就在那里坐着吃酒,吃晚饭大概就是九点多了,一群人又不想这样散去,就说在家里玩玩。一群大男人么,8.9个人来着。围着个桌子就开始牛牛了,....
玩着玩着我想起了霞姐,也许我一直对她怀着一种什么心思吧, 跟他们告了声急救上去楼上了,看着卫生间霞姐换下来的衣服,那天不只是酒喝多了点还是什么的,很冲动。出了厕所看着霞姐房里透过的灯光,我在门前犹豫,想进去可是不晓得找什么借口,又怕有人上来。在门口挣扎了一会就下去了,在下面越想越不是味,跟他们说累了,就上去睡,本来我比较小,提前离开他们也没说什么,
上去以后,就透着门缝看着霞姐,她在那里面睡觉,我却不敢进去,那是心跳的好快,终于,在酒精的力量下,我推门进去了,慢慢渡到她的床前,看着她熟睡的面孔,我激动的手心冒汗,就在那里看着不敢动,、慢慢的下了狠心,把手放在她的被子上,看着她的反应,渐渐的用力,看她没什么反应,我胆子也就大了起来,拿起手来,我感觉我的手都在颤抖。慢慢的把手放在她的脸上,不敢一下子放上去,用指尖慢慢淡淡的在上面划过,时刻注意着她的表情变化,也许是看着她平静的面孔,我的胆子慢慢大了起来,我的脸贴了上去,用嘴在她脸上亲吻,但我吻住她的嘴的时候,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了她一下,看着她头摆了一下,吓的我马上起身,拿起她床边的打火机,结果不晓得她嘟哝了句什么就又睡了,这时我看着手上的火机,为自己找了个借口,狠下心来,蹲在她的床边,把手慢慢的放进被子里,刚进去动都不敢动,慢慢的动一动,碰到了她的大腿,把手放在上面看着她的表情,轻轻的揉动。隔着她的睡衣滑到胸前,因为晓得她怕痒,手一直没敢往腰上凑,手隔着睡衣摸着她的乳房。好软,没有书上说的带点硬,很软很软,觉得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比喻了,由于她是侧躺的,一边的乳房压在床上。我的手可以完全掌握它的另一边。慢慢的在她乳房上揉着。,也随时看着她的表情。我用手指捻着她的乳头,真的会硬,能感觉到慢慢的硬起来。也许是我激动,劲大了。看见她眼睛动了下,我吓得马上把手抽出来,还没站起来,她的眼睛就睁开了,看着我在这里,突然露出一种害怕的要哭的表情。我忙把手上的打火机拿起来,说:“房里好多蚊子,打火机被他们打牌了拿下去了,进来借个火,看着你睡了就没叫你,”她还是那种表情,我说“霞姐乖,不哭,不哭。”说着把头伏下去,用手捧着这她的脸。用额头在她额头顶了顶,她把头往被子里缩了缩,看着我,我立马就出去,可是没关门。
我站在门后,心跳的飞快,不断的喘气,看着手,想着入手那细腻的感觉。跑卫生间拿起霞姐的内衣,狠狠地撸了一把,浓浓的白精全部给内衣上了,,我站在莲蓬头下,水洗刷着我的身体,可我那邪恶的灵魂却想着刚才的事,还想在进去,可是这次找什么借口呢,看着窗外忽明忽暗的灯,我抽了根烟,狠狠心,用力踩灭了烟头,擦干身体,看看手表,已经过去半个多小时了,我就穿个内裤,闪身进入了霞姐的房间。
转身关掉了灯,伸手不见五指的夜,大家知道我的意思了吧,我装着很从容的样子走到床边,在她的床边做了下来,这时我的心里是很紧张的,可是被欲望冲昏了头,拉了拉被子,她向里面动了动,我如愿进了他的被子,她背对着我,我转身对着她,手轻轻的搭在她的腰上,她嘟哝了一句,转过身对着我,把头埋在我的怀里,我把手放在她的屁股上,慢慢的摸着,头埋在她的发间,好香,由于她是侧着睡觉,睡裙已经很短了,我的手由她的屁股上直接摸到她的衣服内,捏着她的奶子,用手轻轻的兜着甩动,我看她这样都没反应或者以为是她老公,我胆子渐渐的大了起来,把她的内裤慢慢的往下面滑下,她的手伸下来握住我的手,我心跳加快,另一只手搂着她的脖子,把她往我怀里带,她扭动了一下,我就这样抱着她没有动,等了一下,感觉时间好难熬,没多会,就听见她粗重的呼吸声,也许是太累了吧,我的手慢慢动起来,我还是喜欢她的奶子,捏的多舒服,慢慢的把她的手也褪到了屁股下面。当然我的内裤已经脱了,把她的手放在我的肉棒上,由于刚才打了一炮,现在肉棒都还是半软的,她的小手凉凉的,握住我的鸡巴,被她的小手捏着,鸡巴不由得勃起,我不禁把鸡巴向她两腿间靠,手摸着她的屁股,她轻轻的推我,嘴里说着不要,我没有理她,拿起她的手,放在我的腰上,鸡巴在她的穴口磨着,她轻声叫着“山高,不要,累了,睡觉,”我没有理她,轻轻的把我的宝贝放到里面,她情不自禁的呻吟着,手也不自觉的在我身上摸索,突然她像疯了似的推我,带着哭腔的问我是谁,我呆了,没有做声,只是把她抱得紧紧的,下体不断的抽动。她哭喊着,说:“你是哪个,哪个。。。。”我用力插了一下,她“啊”的一声。我接着狠狠地顶着,她挣扎着,说“你是小刘吧,下去,下去呜呜~~”哭的好伤心。可是我但是封魔了一样,只是不停的动着,也不作声,俯下身躯对着她的脸啃着,用舌头在她的脸上舔,入口咸咸的,脸上全是泪,我抱着她抽动,“啊,不要,不要...哦..”她推我的力越来越小,由于我自己撸了一管,到现在都还没有要射的感觉,每次抽动都伴随着「滋……滋……」的轻响,霞姐还配合着微微抬起腰,。随着我的手动,她的呼吸越来越粗重,我的右手攀上她的奶子,使她不断的变化形状,霞姐紧闭着双眼,正极力忍受着「我」的侵袭带来的阵阵快感,口鼻中传出阵阵压隐的娇喘。我想拖掉她的睡裙,她配合的抬了抬头,让我顺利的把睡裙脱了下来。我低着头,将玉乳含在口中吸吮,臀部还不停的挺动着,每次挺进都让霞姐一阵颤抖,而每次褪出都带出大量的液体,发出噗嗤……噗嗤……的水声「啊……喔……呜……别……不要,哦··乖乖。。你……喔……」就在这时,霞姐达到了高潮,一阵阵滚烫的淫液浇在我的鸡巴上。感受着她的小穴一紧一收,我搂着她高潮后滚烫的娇躯伏在她的身上没有动。鸡巴还硬硬的顶在她的花径里,「噢…乖乖……让人家休息……休息一下么……喔……好胀……噢……轻……轻点……」虽然有了大量液体的润滑,但霞姐的花径本来就紧狭,充血的大阳具进出仍然非常费力,我只能一深一浅慢慢抽插。没过多久霞姐就很快就从高潮中回过味来,搂着我的背脊,配合的迎合、套弄着。她已经放弃了挣扎,我搂着她坐起来,让她坐在我的身上,我向上挺动着,这样可以面对面的看着她奶子在我胸膛摩擦,我吻着她,她热情的迎着我的吻,舌头在口里带出一丝口水。我用力向上顶着,喘着粗气,每次进入都将阳具顶到花芯深处,挤出大量的液体,「噗嗤、噗嗤」的水花四溅霞姐也娇喘个不停,“哦哦,乖乖,又来了.....”她先是身子绷紧,脚指绷直,然后在长长的一声喘息之后,整个人都瘫在我的肩头,任由我再做继续的抽插,「舒服吗?」我一边加大抽插力度,一边问着霞姐「哦……哦……好……舒服……啊……别……别射在里面,今……天是危险期。」霞姐上气不接下气,只能喃喃地娇啼道。「啊……啊……我要射了……」这个时候的男人,哪能半途而废,无功而返?什么危险期不危险期的,早被我抛在脑后。我一停顿,任由着精液一喷而出,向霞姐的花心喷去,和她的淫汁混在了一起,融合在了一起。

完事之后我搂着她睡在床上,手也把玩着她的奶子,她的手抵在我的胸前,又无声的哭了起来,我看着她抽动的双肩。等她慢慢地缓过劲,我贴在她的耳边说:「对不起,我都射在里面了。」她无言的抬起头看着我,幽幽的说:“你走吧,等下山高要上来了,”我此时才惊醒,她老公还在下面牛牛,我最后想吻吻她,她侧过头,让我吻空,她把头偏过去,没有看我,我看着她一下,慢慢起身,穿起内裤走了.....
回到房里,我躺着回味着,希望以后还有机会,这时手机响了,我拿过一看,霞姐的短信,“我那么相信你,对你也还好吧,你为什么要伤害我”我望着手机,心一阵阵的痛,,,

紧急通知: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,将 814ee.com 加入收藏夹!